鸾落山河

伪装学渣!!!疯狂爆吹!!!小朋友太可爱了!!!朝哥太帅了!!!我吹爆他们!!!

你们有没有这种看到甜甜的小说就巨想谈恋爱的感觉( ͡° ͜ʖ ͡°)✧

二哥哥!!!我真的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超市找到!!!

我搜了一下,可能朋友们已经搜过了
哈哈哈(◦˙▽˙◦)
朝哥这么皮的吗?

就是一个小段子

无头无尾,时间在尚清华被凛光君逮到的时候。
就是个很想写一下假如……漠北君没有赶上。加一个漠尚TAG




“宿主的生命受到威胁,即将开启强制传送……倒计时,3,2,1……”

     “大王啊啊啊啊啊啊!!!”尚清华保持着我看不见表示我很安全的抱头姿势从床上猛地惊醒。
     本以为撕心裂肺的疼痛没有到来,尚清华呆滞的看着自己没有被洞穿的左腿。
     这是……怎么回事?
     他茫然的环顾四周,周围的景色熟悉的刺眼,二十世纪的白炽灯,二十世纪的天花板,二十世纪的泡面……和身处二十世纪的尚清华,啊不,是向天打飞机菊苣。
     “我,回来了?”尚清华谜之沉默了片刻,脸上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完美诠释了什么是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卧槽我怎么就回来了!!!之前无论是什么危险情况系统都没起点作用保条小命,怎么这会儿这么管用!”
     在来回滚了三十遍床单,脑内呼唤系统三百余次后,尚清华终于意识到,那个他选了无数次的下次再说,是一个单向选择题。
     只有离开与否。
     他没有回去这个选项。
   

     漠北君看着眼前空无一人地面,久久的久久的不愿挪开目光。
     就在刚刚,一秒前,尚清华还在这里,离他不到10米的地方。
     “嗯?人呢?怎么就这么消失了?”原本还踩着尚清华的凛光君嘴角挂起一抹不屑的笑意:“呵,用了秘法逃掉了吧,漠北,这就是翻遍北疆也要找到……”
     “滚。”一个字堵住了凛光君所有未出口的话。
     凛光君还没来得及回头叫骂,一道凌厉的冰刃将他的胸口洞穿,整个人斜斜的向着悬崖下落去。伤虽重但不致死。
      可漠北君没有心情看他,他不可抑制的想到尚清华对他说过的话。
      “大王,我真走了。你就算生气也千万别来找我。我这一回去,你就绝对再也找不到我了,所以不要做无用功了。”
      他真的找不到他了。再也找不到。漠北君不知为何如此确信,不是用秘法逃走,是真的消失,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其实,可以糖回来的。但是我写不出来了。

我在想你
想再看你的笑容
想再坐你的同桌
想再坐你的后桌
想再做你的朋友
想……再喜欢你一次
想……再见你一次

《来自幽灵先生的问候》②安雷

我没有打错cp,可能是真的不太明显⊙▽⊙
学院pa,权当学生是从各个星球来的吧haha~



  











      “……安迷修?”雷狮从未用如此轻的声音呼唤一个人的名字,仿佛只要声音再大一点,面前的幽灵就会被惊吓走。

     “嗯,正是在下。”幽灵的回应方式有些奇怪,雷狮挑了细长的眉,定定看着他。

     安迷修眼中闪烁着喜悦的光芒,天知道已经多久没有人唤过他的名字了,十年?二十年?在安迷修被束缚在这小小学院的漫长岁月里,一直都是孤身一人。他努力将第一个呼唤他的紫眸少年的脸印在了脑海中。

     “你……是幽灵吗?”卡米尔拉了下自己的帽沿,眼里射出锐利的光芒,想要确认一下对面不知名存在的物种。

     安迷修拇指抵住下巴,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左手锤在右手手掌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如果你们是将已经死掉还能思考行动的人称为幽灵的话,那我便是幽灵,因为我记得,我死过一次。”

     这家伙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把死亡放在嘴上,雷狮突然觉得很生气。

     “你怎么死的?”雷狮语气变得非常的有底气,甚至还隐隐有些不满。

     安迷修愣了愣,一脸真诚的道:“我也不知道。”

     嘴角微不可察的一抽,雷狮真的觉得这个看上去很美型的幽灵,其实是个傻逼。

     “切,散了散了。没意思,还以为是什么凶神恶煞的幽灵呢,结果只是个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记得的傻瓜。”雷狮摆出一副扫兴的面孔,作势就要转身离开。

    几个少年看了幽灵一眼,尽管卡米尔真的很想和幽灵安迷修合影留念顺便谈一下研究事宜,帕洛斯真的很想要幽灵配合拍一组灵异照片寄给报社赚一笔外快,佩利真的很想尝尝揍幽灵的感觉。但他们还是决定跟着走。

    “等等!”安迷修急了,这还不到12点呢,再多陪他一会儿不好吗!实在家里管的严有门禁带他一起走也好嘛!虽然自己好像走不出学校……

    雷狮回过头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凶巴巴的道:“干嘛?”

    安迷修被瞪的一下子焉了,头顶的呆毛弱弱的搭在脑袋上。

    一时之间两边相顾无言。

    “我……想和你们一起走,但是,我好像走不出这学院。”安迷修看着雷狮,眼底盛着恳切的光。不知为什么,他觉的他们会有办法解除他的禁锢。

    “你不能离开学校?那你是被封印在这里了吧,真当我是魔卡少女吗,说一声解除封印转两把法杖就能带你走。”雷狮嘴上虽然恶言恶语,眼角却瞟向了卡米尔。自己这个弟弟喜欢研究灵异事物他还是知道的。

     卡米尔收到暗示,有些惊喜。没想到大哥还真对幽灵有点兴趣,日后的研究材料get√。

     在安迷修沮丧的准备藏回角落里时,卡米尔想开口了:“你不能走出去不一定是封印,也有可能是自己的执念太深。你要不试试附身?不一定是附在人身上,你可以找个物品附上去。”

     这倒是个好办法,附在物品上安迷修就脱离幽灵的范畴了。雷狮脑袋里很快的闪过方案,眼睛一亮的同时还不忘得意的给自家弟弟点了32个赞。

    同样眼睛一亮的还有安迷修,他头上原本像棵焉白菜的呆毛猛地立起来,就差一闪一闪亮晶晶了。他点点头,只一息的时间,那散发着淡淡荧光的身体消失在了空气中。

    看着面前仿佛从未存在过幽灵的空气,雷狮心中突然就有些空落落的,只是还没等他来得及想明白这是什么感情,头上传来的异动夺去了他的注意力。不只是他,周围三人也将视线投向了他的头上,哪条坠着金色星星的头巾。

     “……”雷狮保持头部不动只将眼皮向上抬,他从未觉的自己的头巾像现在这样充满活力过。原本乖顺的垂在脑后的两端无风自动,打了鸡血一样抖得像个筛糠。

     “噗哈哈哈!老大,他附在你的头巾上了!”佩利第一个不怕死的大笑出声。

     “噗嗤。这幽灵,有眼光!”帕洛斯竖起了大拇指。

     卡米尔别过头去,但抖动的肩膀出卖了他嘴角的笑意。

     少年总是好面子的,尤其是雷狮这样的前面首领,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不顾头巾的痛呼,一把拽下来,恼羞成怒的威胁道:“你给我换个地方附身!不然我现在就撕了你!”

    安迷修有些委屈,他这不是就看着那条头巾特别显眼就附上去了,有感觉到身为实体的触感,一个不小心太兴奋,就得意忘形了。

    “别别别!你轻点!不动了不动了,你就让我呆着吧,我保证不给你添麻烦!”安迷修赶忙告饶,开玩笑,虽然他还是幽灵,但是这附在头巾上被扭来扭去还是会痛的。

    雷狮哼了一声,还是作罢了。一行四人啊不,加一个幽灵,嬉笑怒骂的往学校外面走。

    “准备好了!我要过去了。”雷狮站在校门口,离出去只有一步之遥。他禁不住屏住呼吸,像平常一样一步跨出。

    没有排斥现象,没有反弹,没有圣光。

    “安全上垒!”

《来自幽灵先生的问候》①安雷

好久不见了!⊙▽⊙
我爱幽灵安!
我爱学pa!
请不要嫌弃这篇短小,因为我觉得本来不会特别长。
另外我都是用手机码字,可能格式会怪怪的……●﹏●






  “教学楼大晚上的真的有点吓人。”

  “你更吓人,佩利。”

   “吵死了,你们都安静一点。”

   “……”

    这是个没有月亮的晚上,凹凸高中的教学楼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本应空无一人的楼道里传来四个人的争吵声。

    为首一人头上系着绣着黄色星星的头巾,不羁的深色刘海微微遮住紫色的眼睛,这少年长的俊美,远远看去只觉得眼瞳中仿若倒映着万千星河,美丽异常。只是,再漂亮的眼睛在这样的黑暗中也只是惊吓的来源。

    “雷狮老大,真的会有幽灵出现吗?我可不可以揍他!”说话的是最左侧将一头金色大波浪卷发梳成高马尾的男生,暴戾的肌肉线条在黑夜中若隐若现。

    “嘉德罗斯给的凹凸世界灵异现象大全上是这么说的,要是假的,呵,哥几个明天去凹凸小学门口堵着,我非得收拾他一顿。”雷狮和煦的笑着,露出四颗尖尖的虎牙。

    “揍人!好啊!”少年波浪卷的金发一晃一晃,体现出这人兴奋的心情。

    “佩利。你别像狗一样晃你那大尾巴了。”出声的是银发拖把头少年,帕洛斯。

    眼看着佩利眼里冒火就要冲上来揍帕洛斯,一直沉默不语站在一旁,围着红围巾带着绿帽子(啊不)像个小大人一样的卡米尔迅速转移了话题。

    “那是什么。”他眼睛望向漆黑的楼梯转角口,声音轻却很清晰。

    佩利立刻被吸引了注意力,跟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噗通。

    其实那个东西出现的时候是无声的,但是在场四个少年都不约而同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了一跳。

    卡米尔没想到那个位置真的会出现那个东西,毕竟他只是随意的瞄了一眼。藏在帽沿下的眼中光芒一闪而过,沉默的少年对自己的灵异探测能力十分满意。

     “你们,都看到了吧。不是我一个人看到了吧。”雷狮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楼梯转角的位置,一滴生理性冷汗在下巴尖上摇摇欲坠。

     “一个栗色刺猬头浑身冒蓝色荧光的少年对吧。”帕洛斯笑容有些僵硬。

     “一个栗色刺猬头穿着白衬衫手上绑着绷带浑身冒蓝色荧光的少年对吧。”佩利缓慢的咽了一楼唾沫,用上了一下子能想到的所有形容。

     “一个……”

     “行了,别说了。总之我们面前5米处,站着一个浑身散发着我是幽灵气息的刺猬头白衬衫绿眼睛绷带男。同意的点头。”雷狮迅速打断了帕洛斯的接茬。

    三个人争先恐后如小鸡啄米一般点头。尽管幽灵就是他们这趟的目的,但此时此刻却没有人敢向那边迈出一步。

   “佩利,你不是说要揍他吗,上吧!”帕洛斯扭头试图煽动佩利。

   “哈?大家一起上比较好吧!”佩利难得脑子灵光的摇头拒绝。

    雷狮定定的打量幽灵的面孔,宝石般的眼睛仿佛藏着一湖春水,紧抿的嘴唇弧度优美,脚脸部轮廓线显得格外温柔,雷狮心中赞叹一声,这幽灵长的还挺好看。

    好看的幽灵站在转角的墙壁后面,只露出了一半身子,用警惕的绿眼睛打量着他们。这家伙不会是只有一半身体吧。雷狮不禁打了个寒战,他战战兢兢的开口:“对面的绿眼睛绷带男幽灵,你……”

    “我不是什么绿眼睛绷带男,我叫安迷修。”幽灵的绿眼睛里露出一丝不满,他没有开口,但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声音。

    少年们互相交换眼神确认不是自己人说的话后,再一次齐齐把目光投向了幽灵。

    一片寂静中,只有悠悠一股冷风妄图钻进少年们的脖颈。

    这年头,幽灵都会说话了?

那么问题来了,这多出来的一个人是谁?
我猜贺玄,为双玄加一个红buff!
咳,那啥子我傻了……可能是太想吃双玄糖了,竟然忘了只有活人……发现猜的都不对……⊙ω⊙

190看完,真的,心好痛啊……百剑穿心……都感觉捅自己身上了,开始看到怜怜不怕疼还以为是不死之身……     (。•́︿•̀。)花花在旁边保护不了心爱的人得有多痛……                             实在是太难过了,占tag致歉

《来一场异族的爱恋吧》番外:圣诞篇

圣诞节已经过了……假装这是一篇圣诞贺文的样子  _(:з」∠)_前提:叶黄已婚   全是糖!!!老梗!但我就是想写,想好久了      我lofter不知怎么了不能空行了……好奇怪   原著:虫哥  ooc属于我                                                          剑圣                                                                                                                                           大大                                                                  头一次觉得自己跟荣耀大陆有点脱节。黄少天托着脑袋坐在酒馆里,纳闷的看向街道上忙这忙那的人群。

    自剿灭夜鬼的最终大决战结束后已经有三个年头了。魔族的友善与实力也逐渐被人类认可,现在街道上随处可见收敛翅膀的女性族和卖手饰的老板讨价还价,长着犄角的男性魔族和人类书生勾肩搭背。

    虽然还有些人不太习惯和魔族一起生活,但至少这明年上还是客客气气的。像黄少天这种小时候就和魔族混在一起打打闹闹的家伙,走在哪都像是在自己家一样。

    所以黄少天此时真的觉得莫名其妙,熟悉荣耀大陆如他竟然不知道这大陆什么时候出现了“圣诞节”这一节日。街上的酒店旅馆,就连花楼门口都贴着一个笑的贼兮兮头戴红帽子的老人。哦,对了。苏沐橙说这个老人有名字,叫什么来着,圣诞,老人?苏沐橙还说,每逢这个节日一定要记得送心上人礼物。

    这可真是愁坏了黄少天这一虽然行为并不直,但脑袋里却是个钢铁直男四维的家伙。

    三天前。

   方锐(一脸贼笑): “少天儿,你准备送叶修什么礼物啊?”

   黄少天(毫不犹豫):“烟斗。”

   方锐:“……真是,实用啊。”默默为叶修点个蜡。

    “哼。”黄少天手指敲打着桌面,想起当时方瑞脸上近乎怜悯的微笑,心里一阵不爽。可偏偏这不爽的时候还有人来打扰。

    “这位小哥,要不要跟姐姐去玩儿。”一个妖娆的女声几乎是贴着黄少天的耳边响起。

    黄少天一侧眸,就见着一个无论在魔族还是在人类的审美中都能称的上是美女的美女魔族带着勾人的笑意款款看着他,倾斜的腰身更加凸现了凹凸有致的身材。人,真正是极美的。只可惜……碰上了一个心里已经有别的男人的男人。

    叶修比她好看多了。黄少天撇了撇嘴,他家叶修不论横看竖看,近看远看,都绝对是魔族最好看的人,没有之一。而且叶修那脸,不曾用过一点胭脂,看着轮廓分明,嘴角还总是勾着一抹可攻可受的微笑,可诱人了,每次黄少天看着他那样子都忍不住想亲两口。

    在魔族美女惊讶的注视下,黄少天表情毫无波动的径自站起,连一个多余的眼神没给她,就这么自顾自的走出酒馆。

    “这什么人呀!人家都这么邀请他了还不理不睬的!哼!”美女一甩袖子,站在原地干瞪眼。她要是知道黄少天此时脑袋里在想什么估计会气的背过气去。

    黄少天在大街上慢悠悠的挪着步子,真是喜庆啊,到处都是红色的绿色的白色的。过年吗?

    他突然一皱眉,恨恨的跺了一下脚。明明是这样的节日,叶修那家伙却远在魔族本部。嘴上说着有公务要办,其实是因为黄少天上次忘记了他魔王登基的纪念日要和他搞冷战!

    “我都已经道歉了还要怎么样,当时实在是忙的忘记了。”黄少天面上很凶的样子,语气却有些委屈。

    “这好办啊!”

    黄少天见怪不怪的看着身边仿佛开了闪现技能突然出现的方锐。

    “只要这次圣诞节你别送什么烟斗,照我说的做,就绝对没有问题!”方锐再一次露出和善的微笑,眼睛里闪着诡异的光。

     其实叶修现在已经到了蓝雨城,基本上只要看到方锐就可以确定他的主子在他方圆五里内。叶修自诩活了六百岁的老古董,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早就养成了一副恬静的性子,却偏偏爱和黄少天闹变扭。其实黄少天忘记了他重要的日子他也是觉得情有可原的,但当时脑子一当机,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活了六百岁还跟个孩子似的,整一个不给我糖吃走就不和你玩的臭脾气。

    “老大,我给你送圣诞礼物来了。”方锐门也不敲,抱着一个巨型的礼盒走到叶修面前。

    “少天送的。”他补了一句,瞬间就见着自家主子亮了的眼神,嘴角抽搐,你说你俩处对象处的好好的,没事闹什么别扭。

    叶修看着巨大的礼品盒,心中有些疑惑,该不会是……离婚协议书……吧。不可能,叶修迅速否决,他自己都觉得很好笑。要真是离婚协议书也不可能用这么大个盒子装起来。那难道是满满一盒子烟斗?……好像还真有可能。

    方锐看见叶修思索的样子,就知道他又在开脑洞了。一脸冷漠的隐去身形,平常做事干脆利落得很的叶修,也只有在碰上有关黄少天的事情的时候,才会智商降到负数。所以说啊,恋爱的中人都是傻瓜……

   纠结了老半天,叶修还是伸手去拆礼物了。做好了盒子里面还是盒子的准备的叶修,在打开盖子后整个人仿佛五雷轰顶的僵住了。

   只穿着一件中衣的黄少天,嘴里咬着个红艳艳的苹果,整个人被一条一寸宽的红线五花大绑。脸上还带着因为羞耻浮起的红晕。

    叶修僵了好一会儿,抖着手拿掉黄少天口里的苹果。

    “咳咳。”黄少天别开眼睛不好意思看他,忍不住开口:“那个,我……把我自己送给你当作圣诞礼物。先说好!这不是我的主意,嗯……都是方锐说的,他说这样你就不会生气了……叶修你……不生气了吧。”说到最后一句,他黑亮的双眼就这么可怜巴巴的看着叶修,像一只求包养得小奶狗。

     叶修只听得脑子里轰的有一根弦断了,哪还管什么冷战,手一卷就抱着人直奔床榻了。

     第二天,动弹不得腰酸背痛趴在床上的黄少天,发了个急报,叫林敬言管好自己老婆不要出来祸害无知青年!                                                                我的lofter不能空行了,看着好怪。之后会写别的番外,最后奶自己一口,下一个十连抽能够抽到白起男神!sr就够!